e763 手机小虫网 - 扫一扫加微信 手机版联系小虫首页收藏桌面
LOGIN:帐号 密码
广汽本田广告
FANGAD1广告
英徳威固
广告
帖号:1668830 打印 浏览:17493

生活大小事,小虫多关注。

本主题由 xiao 于 2022-2-18 17:26 推荐主题
[资讯] 惊魂两天:一篇社会新闻报道背后的生死经历
【“我与清远日报的故事”征文】

惊魂两天:一篇社会新闻报道背后的生死经历


  文/刘海军

  一篇报道,一个剪影;一次纷争,一次教训;一段历练,一段成长。

  “我与清远日报的故事”征文信息,勾起了我与清远日报一段难忘的回忆。

  28年前,我采写的一篇报道在《清远报》刊登后(1990年2月28日创刊时叫《清远报》,2000年1月1日改为《清远日报》,为表述方便,以下称《清远报》——笔者注),在当地引发了轩然大波,也把我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!这成为我从事新闻采编工作中最为刻骨铭心的惊险记忆。

  时间回溯到28年前,那个热浪逼人的夏天。

  1992年8月17日,大洞圩日。年近六旬的父亲,四哥,我,三人挑篾箩去大洞街售卖。傍晚回来的时候,听说附近村子里发生了一桩“新鲜事”:村子里的刘大朗(花名)因沉迷赌博,输了不少钱,与外省籍妻子穆有银(花名)因家庭琐事发生口角,言来语往,矛盾升级,继而大打出手,妻子被打身心俱伤,左思右想后愤而一走了之。一个原本和谐甜蜜的小家庭,顷刻处于妻离子散的崩溃边缘!

  在我们那个偏远落后的小山村,交通不便,经济落后,大龄男青年要找个媳妇,相当不容易。一对原本恩爱的夫妇,为何积怨甚多?原本安安分分的两口子,为何大打出手?一个和谐的家庭,为何落得人走家散的境地?一切的一切,根源是什么?这件事给了我们怎样的警醒?

  当天晚上,我满脑子都在思考这些问题。那年,我参加了复读,高考录取结果尚未公布。我对“夫妻打架事件”的关注程度,与事关自己前途命运的高考结果之问高度同等。

  通过村中兄弟叔侄东一块西一块的描述,以及我的观察、思考和梳理,我认为,社会大背景大概是这样的:当地依靠种植“剥皮黄金”——英德特产山珍——麻竹笋,经济有了收入,生活有了起色,手头有了余钱,加上缺少健康有益的文化生活,村里的兄弟劳作之余,为寻求一点所谓的“刺激”,或者过于相信自己的“手气”,赚点“横财”,于是打纸牌小赌“怡情”之风有所盛行。可有些人往往把持不住,由此误入歧途而“伤身”,比如刘大朗。

  如何用身边反面典型,给大家好好上一课?如何用文字的力量,给大家一个警示,让迷途者悬崖勒马,让旁观者深受教育?当天晚上,我稍作构思,一篇800字左右的新闻特写一气呵成。当年年少,社会阅历和工作经验都不算太丰富,但我还是很谨慎,写稿时,特别多留了一个心眼,当事人全部用了花名。次日,通过沙坝乡邮电局,将稿件寄往创办不久的《清远报》。

  报社编辑处理稿件的效率之高,大大超出了我的预想。记得当时的《清远报》每周出2期,每期4个版。8月19日,《清远报》以《美满的生活变苦了,和睦的家庭散心了——这都因为赌博》为题,几乎一字不改,在二版显著位置刊发了此稿。可能是为了突出这则社会新闻的视觉阅读效果,编辑还特别用框边把全文框了起来。

  在那样一个新闻资讯传递慢好几拍的年代,这篇揭露社会阴暗面的新闻,往往比一般的新闻更具关注度。

  新闻出街后,旋即引发一场轩然大波,让我有些始料不及,更是猝不及防!

  8月21,当事人的哥哥刘大爽(花名)刚好去西牛镇赴圩,碰巧刚好看到了那一期的报纸,刚好看到了那一篇情节熟悉的新闻。

  8月22日,适逢沙坝圩日,中午时分,刘大朗、刘大爽兄弟俩纠集一帮人马,气势汹汹闯入我在沙坝街上的家(感谢含辛茹苦的父亲,于1990年,想方设法用不多的积蓄买下了沙坝旧粮所,那年从山里搬到了街上,让我们有了安身立命之所)。这伙人恶声恶气,认为是我有意搞臭刘某,并宣称“本村百分之八十的人都参与了赌博”,企图把众人愤怒之火引向我,使我成为众矢之的,淹没在唾骂口水之中万劫不复。

  刘大朗、刘大爽兄弟带人在我家大吵大闹,粗言烂语,攻击谩骂,场面剑拔弩张!

  随后,他们提出了蛮横无理的要求:一是要我立即在《清远报》刊登《道歉声明》,承认所写文章失实,向其本人和社会公众道歉;二是向其赔偿名誉、精神损失费1万元;三是必须消除影响,从沙坝街到他家一路燃放鞭炮,冲掉“晦气”;四是限期三天,按其要求全部兑现......

  他们甚至扬言:如果不满足他们的要求,最后结果就是鱼死网破!就是同归于尽!

  怎么办?怎么办?怎么办?!

  那个时候,出行靠走,通讯靠吼。报警也很不方便。老实本分的父兄们一面叫来亲朋好友协助调解,一面选择报警处理。

  千钧一发,刻不容缓!

  危情时刻,我灵机一动。

  我跟父亲耳语几句,来不及收拾东西,趁着场面混乱,马上闪身离开家里,从沙坝搭乘拖拉机,搭渡轮过了西牛渡口,再在西联村附近拦截一台货车(感谢那个不知姓甚名谁的司机,在那个风雨交加的黄昏,友好地让我上了他的货车),直奔英德县城。

  暮色苍茫,心如此景。我要去哪?我要找谁?他肯施以援手帮我一个大忙吗?

  我心中无底,一如风雨如磐的时刻,看不到一点点星光。

  豁出去,搏一把了!

  我此行要找的,是一位经常在党报党刊上见其名、读其文、却又一直没见过的老新闻人——丘展良,时任中共英德县委新闻秘书,《南方日报》《清远报》特约记者。

  那个雨夜,当我辗转找到丘展良先生位于英德县委大院宿舍区二楼的家时,已是晚上九点多钟了。我像一个淋湿了的小鸟,畏畏缩缩,深感孤独无助。轻轻敲开木门,一个身材魁梧、精神矍铄、面目慈祥的敦厚长者,热情地把我迎进了家门。这位长者,就是我仰慕已久的、在英德新闻战线耕耘多年的、新闻宣传报道成绩斐然的丘展良先生。

  我,一个不速之客。

  你叫什么名字?你从哪里来?你吃了饭没有?你要我帮你办什么事?......

  素未谋面,却胜似忘年老友;一句句贴心的话,渐渐消除了我的不安、尴尬、局促和拘谨。

  县委新闻秘书的家里,怎能没有《清远报》?有就好办了,可以省略很多铺垫和陈述,直奔主题。

  “丘叔叔,请您看看这篇报道。事情的来龙去脉是这样的......”我竹筒倒黄豆般,简明扼要的将报道“历险记”复述了一遍。

  很快,包阿姨已经煮好了客家饭菜,在那个干净温馨的饭厅里,我如狼似虎,一阵风卷残云,20出头的胃肠得到了妥帖的慰藉。

  “小刘,报道我看了,写得不错。只要刘某参与了赌博,而且他打老婆这个事实存在,这篇报道的基本事实就可以确定了,这样的新闻就应该写,可以引导良好社会风气的形成”,丘展良先生语调不高,语气柔中带刚,一腔浓浓的东乡客家话,“这样你就不必担惊受怕,要相信党委政府一定会及时处理好,让你和你家人的生活恢复正常”。“你今天也累了,等下去冲个凉,睡个好觉,明天一早你赶回家里,抓紧处理。”

  那天晚上,我就住在他儿子丘小威的客房里,在忐忐忑忑中睡去醒来、醒来睡去。

  翌日,清晨,我起床时,丘展良先生和包阿姨已经煮好了早餐,在客厅等着我。

  “小刘,你吃完早餐后,就带着这封信回去找张书记,她会安排处理的,请放心”,丘先生和蔼地说,“如果还有什么问题和困难,你就直接拨打我的这个电话”。他递给我一张黑白色的卡片,上面,印有他的家庭电话和办公电话,以及住址等个人信息。

  我紧紧握着还带着他体温和气息的信件,好像握着我此番不知吉凶的结果,踏上归程。

  这是一封没有密封的信件,或许,丘展良先生是有意让我对信的内容略知一二?忍不住好奇,我匆匆扫了一眼,新的大致内容却深深刻印在心头脑海,至今都几乎能一字不差背诵出来:

  “张书记:今有一事,要您出面处理,以及时制止事情的发展。沙坝乡(1993年改镇,2002年合并西牛镇——笔者注)青年刘海军(《英州青年》特约记者)为了揭露一些社会的阴暗面,写了一篇批评性文章,发表在《清远报》第二版上。不料文章见报后,立即引发了风波,当事人刘大朗(实际上是某某村刘某某)认为刘海军同志是有意针对他,上门威胁刘海军同志及其家人......”

  “如今,刘海军同志心情十分紧张,他今天下午六七点钟从沙坝家中搭乘拖拉机到县委找到我时,已是晚上九点多钟,连饭也没吃,凉也没冲,可见他的心是很不定的。我认为,只要刘某某曾经参加过赌博,又打过他妻子,刘海军同志的文章大前提就是正确的,就应该也必须受到法律的保护和支持。据说,刘大朗纠集了一大帮人,到刘海军家里,搞得他全家很不安宁。”

  “我看事情如此严重,十分不简单,请您亲自出面,或派出得力人员,火速把此事平息下来,尽量把事情控制在最小范围之内。您可以告诉刘大朗,如果不服,要把事情搞大,我将带省报、市报的记者去,把此事在省市党报上发表。”

  ......

  23日中午,我马不停蹄赶回沙坝,第一时间找到了时任沙坝乡党委书记的张全娥同志,把丘展良先生的亲笔信呈上。

  很快,当地政法机关行动了。乡党委分管政法工作的副书记黄亚济,让我详细讲述整个事情的前因后果。紧接着,乡里成立了由分管副书记任组长、多个部门的负责人任成员的专责小组,领导、统筹、协调和处理此事。

  其实事情并不复杂,很快就水落石出。在一番紧张、有序、依法、依规、高效的工作之后,刘大朗、刘大爽兄弟心悦诚服地接受了有关部门的处理。

  当专责小组征询我还有什么意见时,我表达了以下观点:我写稿的出发点是善意的,并无恶意及针对性;稿子是作了必要的技术处理的,如果不是硬要对号入座,一般不为局外人所知;刘大朗、刘大爽必须为强闯民宅、上门闹事赔礼道歉;必须充分保证我和家人的人身安全;其之前提出的要求于法、于理、于情均无依据,我完全不予接受......

  在我的上述诉求得到刘大朗等的承诺之后,在政法部门主要负责同志的见证下,事情终于化险为夷,也画上了一个句号。

  最终,云开月明,风清气爽。

  时隔多年,关于我与《清远报》的故事,因为一篇报道而连接起的人和事,都藏在心底最柔软的地方。成长过程中,对一路走来伸以援手的每一位恩人贵人,每每念及,我始终满怀感恩之心!

  
送鲜花(1)|扔臭蛋(0)
有幸遇上好人
送鲜花(0)|扔臭蛋(0)

[公益] 权不可不用,也不可滥用,请慎用你手中的评分权利!
AD广告
在那个黑暗的年代
送鲜花(0)|扔臭蛋(0)
敢于直面社会问题是一个优秀记者应有的品质,为作者点赞
送鲜花(0)|扔臭蛋(0)

[公益] 权不可不用,也不可滥用,请慎用你手中的评分权利!
当时为什么不直接找书记而舍近求远?或者报当地派出所?
送鲜花(0)|扔臭蛋(0)
遇到贵人
送鲜花(0)|扔臭蛋(0)

[公益] 权不可不用,也不可滥用,请慎用你手中的评分权利!
1728342广告
广汽本田广告
JOBAD4
广告
阮郎凭吊斩蛇处,彼刘郎亦此刘郎——世无英雄,遂使竖子成名。
那时还远远没有黑势力这个概念,说两天生死经历有点太过,也即自我拔高。
其实,那段时间之文风,极易被人对号入座,那时为了讽刺这一现象,某些写短篇小说或小品文者,把文中之落后,丑陋,非正面人物之名字,全部写作自己名字和家人名字。主要是怕被上司对号入座。

提示:本帖最后由 sirenqiye 于 2022-2-20 19:41 做过手脚,嘿嘿...

送鲜花(0)|扔臭蛋(0)

[公益] 若想自己发表的主题得到更多人的关注,请取个好标题。
现在也有
送鲜花(0)|扔臭蛋(0)

[公益] 权不可不用,也不可滥用,请慎用你手中的评分权利!
不愿说假话的人,最好不要写文章
送鲜花(0)|扔臭蛋(0)

[公益] 若想自己发表的主题得到更多人的关注,请取个好标题。
有点让我读故事会的味道了
送鲜花(0)|扔臭蛋(0)

[公益] 权不可不用,也不可滥用,请慎用你手中的评分权利!
AD广告
需审核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

快速回复主题

选项 [+]打开

自动排版 预览一下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[按Ctrl+Enter发布]
小提示:广告帖、交易帖请发到“同城信息”版

声明: 小虫网所有帖子均由网友自行张贴,其内容不代表社区的观点和立场.
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,必须经过作者同意并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.

发展建议 | 每天进步 | 侵权声明 | 管理员:xiao
联系合作 - 咨询手机:(微信同号)张先生 QQ:8813510(注:合作)
公安部备案号: 44188102001001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(微信同号)